如何登录新利18

安徽农业大学线上组群帮学生创客渡难关

受疫情影响,一些在校学生创业者由于项目刚起步,难免受到损失。近日,安徽农业大学启动疫情期间大学生创客空间线上服务工作,通过“一对一”问询、课程辅导、创业导师在线答疑、交流分享等形式,努力将疫情对创业团队的影响降至最低。相关通知发布当晚,创客教育群就吸引近千名学生加入。

土地资源与管理专业学生易德权去年7月成立一家花坊园艺公司,并申请入驻校创客空间。同时,他在校外租有门面房和冷库,主要经营鲜切花及观赏植物,半年来,公司发展逐步步入正轨。

去年这个时候,钟富超就在图书馆、寝室“连轴转”,确定创业思路并修改策划,但因经验不足和项目不成熟,他在创业比赛中遭遇了失败。今年,因为疫情,他的“复仇”计划又被打乱。

“即将进入花卉行业黄金季节,但受疫情影响,公司两个店面都被迫暂时关闭,租金及员工工资要正常支付,再加上店面房租、恒温冷库电费,每天亏损平均400元,这对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。”正发愁时,他接到校团委老师电话。电话那头,不仅给予安慰和鼓励,而且耐心询问易德权的诉求。

然而,在M23战队宣布乌兰决定应战田中恒成时,乌兰说:“尔要战,便战!”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日电(王昊)北京时间31日下午,WBO蝇量级世界拳王挑战赛在东京举办,中国拳手乌兰挑战日本拳王田中恒成。

比赛中,田中恒成表现得更有侵略性,不论是出拳的速度和重量都更胜一筹,场面上处于明显的上风。第三回合,田中恒成KO乌兰,卫冕成功。

乌兰当然也考虑过失败的代价,“有人劝我不要打这么强的对手,会被KO……这样的话我听了很多遍。”乌兰说,“即便这样,我还是要打,这是一个机会。”

田中恒成挑选乌兰作为卫冕战的对手,比赛被定在在这样的日子、这样的地点,说明其对于卫冕有着很强的信心。换言之,这是一场明摆着的“鸿门宴”。

从客观的角度来看,自然是2012年那场可以载入中国职业拳坛史册的比赛更加重要。但2018年那一场失败,同样闪闪发光。

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,乌兰试图挑战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他失败了。比赛结束后,乌兰接受了媒体的采访。被问及对于这个结果是否遗憾,乌兰说:“不遗憾,我已经准备很多了。”

“在老师指导下,团队提交了减免创客空间管理运营费用的申请。他们还建议我在线上发展客户。”易德权介绍,自己目前正积极联系云南的花卉供应商。疫情结束后,打算结合专业优势打造高科技园艺产品,增强核心竞争力。

田中恒成。(M23战队供图)

在参加完11月初的WBA年会后,乌兰曾前往菲律宾进行了一个月的训练,这期间进行了12回合的实战练习,并增强体能储备。但这没能帮助他赢得胜利,从比赛的场面来看,乌兰和田中恒成之间实力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。

而乌兰的履历远没有那么亮眼,在WBO组织蝇量级排名世界第10。在很多专业人士看来,两人的差距十分悬殊,这场比赛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乌兰在赛前面对媒体。(M23战队供图)

失利的这个晚上,乌兰说:“新的一年我还会卷土重来的,一定会再挑战金腰带。”(完)

2012年,熊朝忠在WBC迷你轻量级拳王挑战赛中获胜,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拳王。2018年7月,当时已经36岁的他参加了WBA迷你最轻量级挑战赛,苦战12局后以点数劣势告负。

因为中国拳王这几个字,代表的不只是一场比赛的胜利、一条金腰带,还有中国拳手们永不言弃的精神和知难而进的勇气。他们可能会经历一次次的失败,但在爬起来后变得更加强大。乌兰在赛后说,自己期待和田中恒成的二番战,“我还敢再来一次”。

(责编:何淼、熊旭)

这样的结果,其实不算是非常出人意料。田中恒成今年24岁,拥有14战全胜、8次KO对手的显赫战绩,被日本媒体誉为“天才神童”。他仅用12场比赛在便在迷你最轻量级、轻蝇量级、蝇量级三个级别夺冠,堪称壮举。

12月初,田中恒成在公开训练后接受采访表示,要在大晦日新年夜前KO乌兰,然后回名古屋过年。

在日本,每年的12月31日叫做大晦日,是非常重要的节日。这一天进行的拳击比赛,其受重视程度可想而知。

像易德权这样“待拯救”的学生创客还有很多。眼下,他们虽宅在家里,但可以在创客教育群里学习创业案例剖析、历年创业比赛归纳等“干货”,群里还会不定期来几场“头脑风暴”,兴趣相投的学生则会单独再建群。该校2018级动物医学专业学生钟富超也是受益者。

“机缘巧合,我在创客群里看到几位同系学长,经了解,他们正做一个与我们专业相关的项目――中兽药在养殖服务中的推广。项目主打安全、绿色、无抗等优势,通过互联网搭建中兽药种植户与畜禽养殖户的‘桥梁’……这些理念吸引了我,在多次交流后,我加入了该团队。”他介绍道。

乌兰负于田中恒成,暂时失去了成为中国第四位世界拳王的机会。但2019年即将过去,2020年,他是否能够如愿成为中国拳王呢?没人能够肯定,但也没人敢否定。

乌兰在称重仪式上。(M23战队供图)

中国目前唯一现任世界拳王、WBA羽量级世界拳王徐灿曾介绍:“乌兰一个中国拳手,在日本的大晦日,面对的不仅仅是田中恒成一个人,也不仅仅是他的一个团队,还有在场的五六千名日本观众。这种感觉对于一个拳手来说,真的非常糟糕。”

“学长和老师的很多话‘点醒’了我,光自己‘蛮干’效果有限,大伙一起容易‘碰’出新的思路和火花。”钟富超表示,开学后,这支刚刚扩充的团队将线下“碰头”,将计划付诸行动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连日来,该校已有近20支创客团队通过线上交流,调整、完善了创业思路和目标。